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明见居士

体无形相,非用不显;性无状貌,非心不明!起用正以显体,明心方可见性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我的剃度恩师:上能下阐大和尚  

2009-03-24 09:20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引用

弥陀稚子我的剃度恩师:上能下阐大和尚
 引用 我的剃度恩师:上能下阐大和尚 - 明见居士 - 明见居士
引用 我的剃度恩师:上能下阐大和尚 - 明见居士 - 明见居士
引用 我的剃度恩师:上能下阐大和尚 - 明见居士 - 明见居士
功 追 往 圣  德 迈 时贤
         ――――记上 能 下阐 法 师 
 
   太虚法师云:“仰止唯佛陀,完成在人格,人成佛即成,是名真现实。”原山东省佛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,今山东省佛协顾问,淄博市佛教协会会长,淄川普照寺住持,淄川弥陀寺、清风寺住持,阳谷海会寺方丈能阐法师,是当代高僧中的佼佼者。他一生道行卓绝,行持孤峻,戒如冰雪,心若神珠,抚众安僧,兴修伽蓝,宏愿悲深,梵行高尚。能阐法师以其高尚的人格魅力,完美的道德品行,赢得了僧俗两界信众的尊崇和爱戴,也为推动山东省佛教的发展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。下面,我们将能阐法师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披露给大家。
         出 家 参 学
   能阐法师,俗姓朱,名夫本。1922年生于济宁府汶上县。济宁府旧为运河重镇,南通江淮,北接京城。古人云:“闭则为锁钥,启则为通关。”因而此地,舟车交复;物货充轫,社会繁荣,文化兴盛。既是儒家祖庭,“三孔”名扬海内;亦是佛家圣地,宝相、蜀山二寺闻名遐迩。能阐法师,世代为农,父母笃信佛教,诵经礼佛,乐善好施,在家乡有口皆碑。能阐法师自幼聪毓天成,慧根独具。三岁时,刚能呀呀学语,随母亲去蜀山寺烧香,听住持隆衔法师诵《心经》一遍,便能喃喃复诵全文。隆衔法师大为惊异,又将一些禅诗偈语,讲与他听,他立马脱口成诵。法师叹为天才,并预言说,此子若出家,定为法门龙象。
  五岁时,能公入私塾,不喜儒经,但好佛典。,虽然如此,小自三字经,千字文,大至四书五经亦能烂熟于胸,为日后学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 十二岁时,能阐法师出家学佛的种子在心中萌芽,于是恳求父母离家学佛,父母怜爱亲生骨肉,始时不舍,但见能阐法师心志坚定,信愿深固,不可拗转,含泪送能阐法师投蜀山寺礼隆衔为师,落染出家,法名能阐,字云幢,意为能阐佛法,树大法幢.。蜀山寺规模不大,但却清净,十二岁的能阐法师,勤奋好学,聪明老成,一边在寺内做些杂役,一边学习经论、威仪。虽然年龄较小,但深得隆衔法师喜爱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1935年,天台巨擘 ,一代宗师倓虚大师来济南净居寺讲经,能阐法师随师叔前往听讲,会后,拜访倓公,公见其年龄不大,却谈吐不俗,且每语中的,深契佛机佛理,大为称赏。经过几日的观察,发现能阐法师慧根深广,堪为法器。便如获至宝般将他收为弟子,命为侍者,随后将其携至青岛堪山寺。    
   湛山寺是倓虚法师创建的最年轻的天台道场,规模宏大,声名远播。为弘传佛法,寺内开设了佛教学校,遍邀天下高僧大德执任教席,如慈舟法师、弘一律师、周叔迦居士等佛门尊宿,都曾来此讲学。能阐法师到此,如鱼得水。一边随侍倓公,得耳提面命,言传身教。一边亲近诸善知识,询疑问难,承接法露,加上自己勤奋努力,佛学修养日益精深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 1941年能阐法师奉师父之命,前往周叔迦先生创办的北京佛学院进修,系统学习了“唯识学”、“因明学”、佛教史等佛学理论课程。三年后重新回到湛山寺。在寺内跟随师父倓公及师叔宝贤法师,学习唯识法相学。1945年某一天,能阐法师于止观禅堂打坐,定境现前,身心廓然得偈云:“寂寂常在定,默默观心行,六根摄在心,心摄果即证。”后将此偈奉于倓公,得公印可,并嘉之已得止观真谛。       
   古人云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。”1946年能阐法师开始了四方参学行脚的生涯。首先,他决意朝拜五台山文殊师利菩萨的道场。从青岛出发,徒步西行,风餐露宿,历时两月,方至五台山。在登山过程中,一段奇遇,使能阐法师信仰更加纯诚。那一日,能阐法师行至山腰,天色已晚,见四处荒无人烟,没处借宿,只能勉强登山。不久便迷了路,加上粮水尽绝,饥渴难耐,只好找了个山凹,打坐养神,以待天明。忽见前面不远处有一小灯缓缓走来,行到眼前,发现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孩,样子俊俏可爱,一手提灯,一手挎篮。未及法师张口,小孩便道:“师父是否饿了,我篮中有饼。”法师道:“三更半夜,童子欲往何处?”“为父送饭,”“既为汝父送饭,我岂能食。”“无妨,家中尚多,师父吃完,我回家再取。”于是能阐法师便吃了些许,顿觉身心轻爽,自在无碍。及再看童子,踪迹全无。此时法师方悟,深山老林,荒芜人烟,怎会有童子,心中疑团不能得释。待到天明,寻径登山,至山顶显通寺,礼拜文殊菩萨,见其旁边侍童,与昨晚相见,一模一样,法师瞻时,似含笑意。至此,能阐法师方知是菩萨救难,感激万分,信心陡增。在五台山,能阐法师参访了青黄诸寺各大高僧,收益颇多,盘桓数月而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能阐法师离开五台山,便决意南下朝礼普陀山。普陀山乃是观世音菩萨道场,海天佛国寺院林立,高僧汇聚。能阐法师先后挂单法雨寺、普济寺,亲近圆照、融通、妙善等诸大法师。白日询经问道,夜间研习经论,淬砺奋发,废寝忘食,佛学造诣益加精深。数月后,法师在辞别前,礼拜梵音洞,见观音身像,放大光明,能阐法师心中法喜充盈,热泪夺眶而出,为报菩萨显化之恩,能公在菩萨像前,发下大愿:尽此身心,弘扬佛法,维护正教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 离开普陀,能阐法师继续南行,在粤地逗留几月后,1947年,来到香港。当时香港,佛法凋敝,寺庙稀少,没有容身之所,法师只好露宿街头,靠乞食维持生活。为了振兴香港佛教,经人介绍,法师进入了香港世界宗教研究所学习, 全面系统的掌握了宗教理论知识。在研究所里,能阐法师是唯一位穿着僧装的学员。1949年能阐法师的师父倓虚老和尚也应邀来到了香港,师徒相见,欢欣不胜。能阐法师向倓老报告了当地情况,遂相约齐心协力,共同弘法。凭借倓老威德,及其两界弟子护持,香港弘法事业如火如荼的开展起来,先后创办弘法精舍,华南佛学院等佛教教育机构,又成立了香港佛教联合会,其中都蕴含着能阐法师的一份功劳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蒙 冤 受 屈
   50年,能阐法师闻听大陆已经解放,抱着爱国弘法的热忱,辞别恩师,返回祖国。临行前,倓虚大师亲书天台四十五代法卷付于能阐法师,指令其为天台四十五代接法传人,赐法名心道。不料,满怀欢喜的能阐法师刚踏入大陆不久,便开始了长达三十年的不白之冤。当时,大陆正处在“镇反运动”时期,由香港归来的能阐法师,身份遭到了怀疑,被投入监狱,接受审查,经过两年的调查取证,发现法师只是一个普通的和尚,并无丝毫越轨之处,便将他无罪释放,但勒令其舍弃信仰,接受思想改造。法师无奈,被迫回到家乡汶上。从此,再历次运动中,能阐法师都首当其冲的受到批斗。尤其,十年文革,人妖不分,是非颠倒,能阐法师受到非人的摧残和折磨。但是,在逆境中,能阐法师难行能行,难忍能忍,一边同乡亲们耕作劳动,一边偷偷持戒念佛。他将一件旧时穿过的僧袍,匿藏于床下箱子里,每当夜深人静之时,便取出抚弄一番,或披在身上,然后泪眼婆娑的念诵弥陀观音圣号。在长达三十年的逆境中,能阐法师,虽然被迫易服,但始终护持戒体,表现了他虔诚的宗教信仰和一个衲子的高尚情操。
躬 逢 盛 世,重 兴 佛 教
兴 修 迦 蓝
   恶梦终会过去.十三界三中全会后,宗教政策逐步得到落实。1984年,心有余悸的能阐法师写信致赵朴初会长,询问有关佛教事宜,得到肯定回答后,已年过花甲的能阐法师脱去俗装,来到了济南千佛山。当他看到历经千年的兴国禅寺,残垣断壁,一片狼籍,香火不再,经像无存,又回首自己三十年来所受委屈,不觉老泪纵横。但是,性格坚毅的能阐法师并没有沉浸在过去的不幸之中,而是发扬释尊大雄无畏的精神,立志尽此残年余生,修复道场,绍隆佛种,复兴佛教,于是,他在千佛山闭关一年,温习往昔所学。出关后,为了集中一切精力助兴佛教,他在佛像面前发下三桩誓愿:一不当方丈、二不受供养、三不收剃度弟子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“千层之台,起于累土,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。”能阐把计划的第一步定在兴复兴国禅寺上,在政府和四方檀那的护持之下,法师白手起家,四方募化,日夜操劳,率领僧众居士努力精进,从一砖一瓦开始,经过十年磨一剑的努力,到1987年,先后修复了除藏经阁之外所有的殿堂。千年兴国禅寺,遂重现了晨钟幕鼓佛号喧天的盛况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1986年,山东省佛教协会成立,能阐法师被推选为副会长兼秘书长,后又当选为济南市政协委员。 能阐法师并没有把兴国禅寺的竣工当作责任的终结,他放眼山东,将整个山东著名寺庙的修复作为己任。因此,他直接参与或间接帮助先后修复了十几座寺院,其中包括,长清灵岩寺,淄川普照寺,阳谷海会寺。 长清灵岩寺,始建于东晋,为著名高僧朗卜禅师开创,它历史悠久,文物繁多,其中有被梁启超誉为“海内第一名塑“的宋代罗汉像,有具有国际意义的息庵禅师道行碑,有千年的辟支宝塔。但直到1988年尚未开放。能阐法师心急如焚,虽多方鼓吹,但身单力薄,杳无结果,正当能阐法师一筹莫展之时,机缘来了。1988年,中国佛协副会长,响誉国内外的著名高僧茗山长老来济南治眼疾,能阐法师借此机会向茗 山长老汇报了修复开放灵岩寺的想法,具体讲了灵岩寺的历史价值和国际意义,并陪同茗山长老参观了灵岩寺。茗山长老非常赞同法师的看法,答应鼎立相助。当日茗山长老写长信一封给赵朴老,希望协助开放灵岩寺。后在赵朴老、茗山长老和各级宗教门的共同关照下,经能阐法师的努力,灵岩寺很快得到开放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990年受佛安大师付托和合寺僧众的恳求,能阐法师出任兴国禅寺住持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992年初,淄川城一村高明升居士来千佛山恳求法师主持修复普照寺。普照寺原为玄奘大师再传弟子慧召大师所创建。年愈70高龄的能阐法师,立马应承下来,并很快提出了修建方案。在能阐法师感召及高明升大护法的努力下,六个工程队一起施工,不到一百天,一座古朴典雅、雄伟壮观的崭新寺院出现在淄川城一村。1999年,受两序大众迎请能阐法师住锡普照寺。在普照寺,能阐法师事无大小,力求亲躬,加上多年奔波劳累,积劳成疾,不幸患上了脑中风。但他并没有被病魔吓倒,一边配合医生治疗,一边仍然为弘法事业操劳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 1998年,山东阳谷众居士有意修复号称华北五大寺院之一的海会寺,恳请能阐法师主持修建,法师不顾病体虚弱,点头答应。由于自己不能亲自前往。便派自己的得意弟子仁修法师主持重修工作。仁修法师92年随能阐法师出家,持戒精严,年轻有为,深得法师遗风。在仁修法师主持之下,海会寺施工进程很快,至2002年,先后修复了山门、天王殿、千佛殿、大雄宝殿、地藏殿、大悲阁、方丈、僧舍等建筑,使这一规模宏大的寺院初具规模。2002年,能阐法师在海会寺升法王座,仪礼规整,场面空前,诸山长老亲临庆贺,在山东省佛教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目前,海会寺在能阐大师的带领之下,逐步发展成山东一大丛林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弘 法 利 生
  “利生是事业,弘法是家务。”能阐法师始终把利生作为自己的根本。他一生“教演天台,指归净土”“台净双修”。在千佛山时,由于佛教刚刚复兴,经像短缺,能阐法师只好倾其所学,上据佛理、下合实际,自行编写了许多宣扬佛法及伦理道德的小册子,深受信众喜爱。在普照寺时,他见僧材短缺,在家信众素质不高,便创建了佛教学习班,亲自主讲《圆觉经》、《法华经》、“净土三经”“三规五戒”等佛教典籍及其仪规。大大提高了信众的佛教素养。培育出仁空、仁修等多位颇有成就的年轻弟子。另外在能阐法师座下参过学,后来成为当代高僧的也不乏其人,如少林寺方丈永信法师,中国佛学院妙华法师等。
   能阐法师秉承佛祖“无缘大慈,同体大悲”的救世精神,积极参与公益事业,募捐救灾,救济贫困,兴学建校,关注社会弱势群体,如98年长江洪灾,能阐法师发动信众捐款10万余元;靠着自己的供养金,先后资助数十名学生完成学业;每逢过年过节,他都想着派弟子购买大宗生活用品送到贫困的残疾人家中。像这样的例子、举不胜举。能阐法师经常拿妙湛大师的话教导弟子,“勿忘世上苦人多.”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梵 行 高 洁
待人慈悯宽容,从不摆师长架子,这是所有亲近能阐法师的人的共同感觉。无论是亲传弟子还是慕名来访的生人,他都谦恭有礼。尤其晚年,慕名来访的信士很多,虽然法师年老体弱,痛苦不堪,但他都坚持给每一位来访者做契机契理的开示,直到来人欢喜信受而去。由于病弱,法师不能去斋堂吃饭,每当侍者为其端来粥饭,他都合掌还礼,以示感谢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对于自己,能阐法师要求甚严,一举一动都为弟子做下了良好的榜样。他克勤克俭,寺内杂物无论轻重脏净,只要力所能及,便亲自去做。他的一件僧衣能穿十几年,一生拒绝穿上等面料。在最困难的时候,为了节约资金修庙,他每天坚持吃一顿饭,不少弟子被感动的暗暗流泪。他没有一分存款,所有的供养金都用在了造像布经和慈善事业上了。他说:“佛门一粒米,大过须弥山,我们应当珍惜每一分钱,把他用在最需要它的地方”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能禅法师一生痛恨名缰利锁,功高不居,淡泊自处,毕生弘法演教,但力图埋名隐姓。他在一首诗中写到:“唯怕山不深,身为浮名累。”可以看出,这正是他一生处世原则的写照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结 束         
   回顾能阐法师的经历,我们不能不为他勇猛精进,勤学苦参的大雄无畏精神所钦服;我们不能不为他为法忘躯,爱国爱教的纯洁信仰所感动;不能不为他“不为自己求安乐,但愿众生得离苦”的利生事业所激励。功追往圣,德迈时贤,惜我拙笔,不能述大师功德于万一。惟愿大师久住世间,广度含生,此为我等心香至祷。 
王学彪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1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